杭州思 致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精 泽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资本持续“高烧” 机器人产业泡沫乍现

目前我 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但记者 近期在多地调研发现,有些地 方政府盲目规划、上马机器人产业园,带动企业、资本一哄而上,产能过剩、高端产 业低端化等隐忧已经初步显现。

业内人士表示,各地政府“有形之手”切忌越俎代庖,避免助 推新兴机器人产业出现“泡沫”。

各地扶 持政策炙手可热

河北省 唐山市机器人产业基地是“国家火 炬计划特色产业基地”。基地集 机器人本体研发、生产、销售、技术服务为一体,2015年基地 内核心企业实现产值36.8亿元。图为唐 山松下产业机器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对焊接机器人进行测试。记者 牟宇 摄

记者在 各地调研中发现,在资本 市场的热捧和各地政府扶持政策的推动下,目前全 国已有数十个机器人产业园,多地都 以政策和资金共同助推机器人产业发展。然而,在哈工 大芜湖机器人产业技术研究院主管工程师周建看来,如今的机器人行业“热的有些过分”。他说:“不是所 有地方都适合发展机器人产业的,周边得有行业支撑、上下游企业的配套。”

2014年,工信部发布《关于推 进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培育3-5家具有 国际竞争力的龙头企业,8-10个配套产业集群。去年5月,国务院正式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中,“高档数 控机床和机器人”作为大 力推动的重点领域之一。

在一系 列利好政策的刺激下,地方政 府对发展工业机器人产业热度不减。目前,国内已经有大约40个地方 提出建机器人产业园,相当于 平均每个省份有超过一家工业机器人产业园。有些地方提出未来3年要建2-3个工业机器人产业园,6-8个智能装备产业园,如果都按计划推进,2016年全国 各地机器人和智能装备产业园将遍地开花。

除数量外,不少机 器人产业园都将“规模最大”作为追求目标。黑龙江 和山东两个省份都有城市提出要打造“北方最 大的机器人产业园”,辽宁某 市计划其机器人产业园要建成“国内最大”,河南某 市的机器人产业园准备建成“中原地区最大”。除省会 城市和一些地级市外,一些县 城都筹建机器人产业园。

在政府的强力带动下,各地机 器人企业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沈阳新 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中国机 器人产业联盟理事长曲道奎表示,仅在2014年,我国工 业机器人企业从年初的200多家,一跃变为年底的500来家,现在已经发展到800多家。“很多之 前做其他行业的企业,也都在 声称要进入机器人领域,感觉我 国机器人产业简直就是处在大爆炸时代。”

长期关 注机器人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姚国际说,机器人 产业去年在资本市场上表现“火爆”。据他统计,目前有大约50家上市 公司提出跟机器人相关的发展战略,原先不做机器人的,也在这 两年通过投资收购的方式,迅速切 入到机器人产业,并借助 这一概念炒作股票价格。

产业存三大隐忧

受访人士表示,机器人 产业在我国刚刚起步,地方政 府的强力扶持固然有利于“扶上马,送一程”,不过各 地缺乏科学规划、盲目上马,带动企业、资本迅 速进入这一产业,却可能带来产能过剩、高端产业低端化、国产机 器人企业被边缘化的三大隐忧。

首先,工业机 器人总体供大于求面临产能过剩风险。根据地 方主要工业机器人园区的规划规模目标计算,不出几年,工业机 器人的产出将可能超过市场需求。比如,西南、华中和 华南都有城市将2020年的工 业机器人年产能规划为10万台,三者相加是30万台年产能。然而,以年均35%的增速计算,到2020年之前,中国工 业机器人的整体年销售量也不过才25万台左右。

合肥市 经信委的一名官员说,我国工 业转型升级意味着对工业机器人需求巨大,目前的 过剩隐忧主要是低层次的过剩,产品不仅低层次、技术含量低,而且严重同质化,不同企 业之间产品大同小异,行业总体必然过剩。

其次,高端产 业有低端化倾向,行业整 体实力有待提升。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我 国工业机器人市场被四五家国外的公司控制了百分之七八十的份额,诸如减速器、控制器、伺服电 机等核心技术也不在自己手里,很多企 业是靠政府补贴拿点“加盟费”,在这种情况下,盲目上 马的机器人项目必定只能处于产业链低端。

“机器人是典型的‘三高’产业,技术密集度高、人才密集度高、资本密集度高,需要强大的研发创新,高端的人才集聚,大量的资金支持。但目前 国内的企业大多处在‘三低’甚至‘三无’状态,整体实力亟待提高。”曲道奎说。

最后,国产机 器人企业有被逐渐边缘化的迹象。目前很 多地方都在推进“机器换人”计划,通过对 购买机器人的企业给予不同程度补贴的方式,来促进 传统产业大量使用机器人,这一方 面实现了传统产业的升级,另一方 面促进了大量机器人的普及,推广了 机器人技术的使用。

但国际 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首席执行官罗军认为,这样做 的弊端也非常明显:首先由 于国内机器人企业缺乏竞争力,在大量推广使用“机器换人”计划中反而被边缘化,进一步 挤压国内机器人企业的生存空间;其次,由于机 器换人计划与扶持本土机器人政策脱节,机器换完了,当地的 机器人产业并没有发展壮大起来,这笔钱 最终还是流入外资机器人企业的口袋。

“有形之手”切忌越俎代庖

业内人士认为,就机器 人产业发展特点而言,各地不 要盲目追求建园区,政府应 该结合地方市场需求情况、创新资 源情况和产业配套情况,营造健 康的市场竞争环境,让企业 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

中国工 程院院士蔡鹤皋表示,就像日本在上世纪70、80年代所经历过的一样,中国机 器人产业也必然会经过井喷式增长的阶段。目前各 地都搞机器人产业,但多数都是弱小的,将来这 些企业或者园区肯定不会都成为大树,经过市场竞争,通过收购兼并、联合,企业必然会由多变少,由小到大。

曲道奎表示,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营造健 康的市场竞争环境,让企业 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但很多 地方政府站在地方利益和GDP增长角度出发,最终必 然造成低水平重复建设,浪费资源和恶性竞争,使得机 器人产业陷入传统产业的“魔咒”。因此从国家层面而言,对各地 机器人产业的发展要适当引导。

针对目 前各地对机器人产业的热度,工信部 赛迪研究院装备工业研究所所长左世全曾表示,大多数 机器人产业园尚处于概念或者作为招商引资的旗帜阶段,就机器 人产业发展特点而言,不要盲目追求建园区,而是要 结合地方市场需求情况、创新资 源情况和产业配套情况。

合肥市 经信委的一名官员说,政府加 大对机器人产业的扶持力度确实有必要,但资金 和资源要用在刀刃上。目前,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 和地方政府也有相应的扶持项目,常常一 放就是上千亿的资金,但是后 续评价机制薄弱,项目的 实际效果没法得到真实的体现。他认为钱好拿、无跟踪的状况要改变,资金利用率要提高,要真正 对这个产业的发展有效果。